成都房协-凯时登录

楼继伟:保障城镇化建设资金 财政部重点做好三件事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4年03月25日

 

  3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开幕式上列数了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内容的六大关键任务,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为其中一项。

  张高丽表示,财税体制改革已经有了总体方案。最终要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具体包含预算制度、税收制度,以及中央和地方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指出,为了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政府要减少对市场的干预,同时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政府要更好地起作用,需要在各级政府间合理划分职能,还需要提高透明度和公众参与度。

  对于城镇化过程中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楼继伟直言房地产税为重要税收来源,地方债也是重要一方面。财政部会积极配合全国人大,加快房地产税的立法进程;为兼顾代际负担均衡的问题,允许地方发债,但要严格控制。

  “简政放权”三要点

  为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决议,张高丽认为有六大关键任务,分别是建设法治中国、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建立现代财政制度、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以及构建开放型经济。

  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新一届政府试图以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为突破口。根据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目前国务院已经分批取消和下放416项行政审批事项,取消和免征行政事业性收费348项。

  新一届政府面对2013年经济下行的压力,没有采用短期刺激措施,没有扩大赤字,也没有超发货币,最后取得“好于预期”的结果。楼继伟认为,目前来看简政放权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往届政府也多有减少政府职能的改革举措,但往往随着时间流逝,减少的权限又重新回收,社会各界反映手续繁多、政府的手伸得过长的问题很突出。

  楼继伟直言,中国经济历史上有不下10次“放乱收死”的循环,即先放权,放权后出现问题,再收权,收权之后又僵化,然后再放权。

  这次简政放权是否会反复呢?楼继伟认为可能性比较小。不同于以往的计划经济,现在98%以上的价格已经放开。这轮简政放权放出的是本该由市场决策的权力,政府将这些权力还给市场,市场能自己出清。

  除了放权给市场,政府如何更好发挥作用也同样重要。楼继伟认为有三个要点,一是要合理划分不同层级政府的职能,二是提高政府透明度和公众参与度,三是加强政府事中事后的监管。

  楼继伟进一步指出,政府放权如果没放好,也会出现放乱收死的结局。比如大气污染这样跨区域、具外部性的问题,市县政府治理此类问题的动力不足。即政府职权的下放,应该遵循一定原则,并非所有职权都能下放。

  政府融资体系:

  有类似美国市政债的设想

  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在财政部一培训班上表示,目前我国城镇化率虽为53.6%,若考虑户籍人口及相应的公共服务因素,城镇化率实则远低于这一比例。据有关方面估算,预计2020年城镇化率达到60%,带来的投资需求约为42万亿元。

  城镇化带动的投资需求中,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无疑占据很重要的位置。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从何而来呢?

  楼继伟表示,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房地产税是重要的税收来源。中央明确表示要加快房地产税的立法进程,适时推进改改。财政部会积极配合全国人大立法工作。

  楼继伟还指出,如果都用当年的财政收入来解决基础设施建设,会使得当代人的负担较重,而后一代人更多收益,为了平衡代际间的负担,应该允许地方政府发一部分债。我们现在有这方面的设想,类似美国市政债,但要严格控制。

  根据现行预算法,只有中央政府能举债,地方政府不得举债。楼继伟解释,因为中央政府有宏观调控的责任,根据商业景气度,财政有时候需要盈余,有时候需要赤字。地方政府没有这项职能。

  在近期国务院新闻办关于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的发布会上,财政部副部长刘昆表示,为保障城镇化建设资金,财政部重点做好三项工作:依法赋予地方政府适度举债权限,推广使用“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和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

  对于ppp模式,亚洲开发银行行长、原日本财务省财务官中尾武彦表示,公私合作可以调动私营部门的资源,降低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成本,能更高效地提供公共服务;但也会给地方政府带来风险和潜在的财政成本。

中尾武彦进一步表示,在发达和发展中经济体当中有许多公私合作的失败案例,风险分配机制缺失、项目准备不充分等一系列因素,造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公私合作项目并非是万灵药,应该对它们加以设计,妥善实施,而不应该成为将支出转移到预算外支出的工具。